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回忆往事,挥手,释然

 
 
 

日志

 
 

四十年前的往事: 难忘友情 ---严敏强  

2017-06-15 10:15:31|  分类: 灵宝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稿)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作者:严敏强

    1975年初,我与颜立祥刚到中州汽轮机厂时,就与郭敏龙,陈立泽相识相交了。

    当时新厂己建成可使用的7幢单身宿舍楼,就成了厂里住宿加办公的区域。区域内的第二幢的一层是后勤部门及仑库,楼的二层,是当时的工厂建设指 挥 部,也就是说,厂部的相关部门如:领 导 人办公室,厂部办公室,政 工组,工程组,财务科等都集中于此。

    陈立泽在财务科工作,因此他是住在二层,兼带着值班。我与颜立祥同住在第三层东边一排的一间,郭敏龙就住在我们边上。

    陈立泽比我们大3~4岁,老家是郑州的,戴着付眼镜,高高的个子,一付书生气,待人和气;郭敏龙比我们大2岁,灵宝人,身体壮壮的,说话声洪亮,待人特热情;他俩一个说着郑州口音的普通话,一个是带着浓重当地口音的普通话,而我们则是带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虽然大家口音有所不同,但用各自特色的普通话交流却没任何障碍。由于年龄相仿,我们只要一有空,尤其是下午下班后,吃晚饭期间,基本上都是到食堂买好饭菜,拿到宿舍房间聚在一起吃,边吃边聊着厂里,厂外发生的各种要闻趣事。

    尤其是郭敏龙,他老是尽地主之易, 经 常从家中带些食物如:大枣、苹果、核桃,花生,shi子,shi饼,杏子,梨,反正是他家只要有,他都会带来给我们品尝。同时,通过他的介绍,我知道了shi子分硬shi子,软shi子吃法,知道了shi子还能酿醋等其它水果方面的知识。

    他俩非常关注着我们车间的设备安装进度,经常在完成自己工作的同时,抽出时间到我车间来参与劳动,一起搬运杂物,移动,拆卸机器外包装;一起抡铁锤砸水泥地,掏挖泥土,反正只要有他们的到来,因为人多力量大,工作进度会提高不少,   而且大家心情也随之轻松快乐。

    下图中是我们四人在工厂门前的合影,左起郭敏龙,颜立祥,严敏强,陈立泽。看我们四人,每个人把姓氏拿去,不就是:敏龙,敏强,立泽,立祥。有意思吧。

(草稿)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19757月,也就是我们在安装机器设备期间,地方上给了中州汽轮机厂一个“上大学”名额,面对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事,就像一滴水溅到了油锅里,全厂上下,山里山外一片沸腾,人人都伸长了脖子,期望着这好事能落到自己头上。我虽然心中也有所期待,希望阳光能照到自己身上,但也只是默默的期待着,知道希望不大。

    到最后厂级班子决定:为鼓励职工提早进厂,将     名额给予已在现场的职工,在现场职工中,给了我车间颜立祥。面对此消息,我为颜立祥而感到高兴,当然自己心中也深感失望。

    倒是颜立祥兴奋之后没几天,他慎重其事地和我谈及此事,说是当初是他主动邀我一起进灵宝现场,而今他要离开上大学了,他心中不安,如现在我只要有反对,那他就放弃这次机会,留下来和我一起在厂工作。我就马上表明自己的态度:对个人而言能上学读书是好事,既然你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决不能放弃,我不会开口叫你留下来,让他不要有顾虑。

     到了10月份开学时,我和郭敏龙一起代表厂里,乘火车将他送到郑州大学数学系念书。后得知他进学校后,由于底子差,刚开始读得很辛苦,后来慢慢跟了上去,到毕业时留在郑州大学数学系做助教,后一直在校做老师。

     以下照片是我们在颜立祥上大学前,到附近张湾村苹果园,西涧河边游玩的合影。

(草稿)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草稿)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草稿)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草稿)四十年前的往事: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颜立祥上大学走后,不久陈立泽因他妻子在西安交大,为解决夫妻两地分居,也调到西安工作。

    此时郭敏龙与我俩个走得更进了,每到吃饭之时,买完饭走到二层,就听到他那特有的口音,叫着我的名字:敏强,敏强,呼喊着我共同进歺。我心中知道,他那是怕我心中孤独和寂寞,我知道自己,我没那么软弱。但我很享受他的呼唤,每当此时,我也:敏龙,敏龙的回应他,和他共同进歺。俩个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就这样彼此关心和交流着。

     一次星期六的上午,他和我说:明天休息,要带我去他“五亩乡”家中去玩。就这样,这天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俩人遇着下坡或平路就骑着车走,遇着上坡就推着车走,来到他家中做客,并在他家住了一晚。那天在他家吃啥喝啥我都记不得了,但那次他家之行及在他家坑上睡得那一觉,我是难己忘怀,那是一种家的温暖感觉。

     后来随着工厂大批职工进场后,他是团委书记,工会ZX一路做上去,我是一直在生产车间工作。我俩一直是心里装着对方,但从末因私情影响过工作。记得一次我们铸锻车间晚上十时开炉化铁水,浇注铸件。但到那天下午生产用材料还没备齐,如:焦炭,铁块。需要运输科派车装运,可就在这时,运输科调度打电话给我,当时我是车间计调员,说是郭敏龙下午要用车,我们的用车不能提供,我当时就回答运输调度,这我不管,晚上开不了炉影响生产你负责。当然最后汽车是到我车间装材料,郭敏龙要的车没了。当时我真怕郭敏龙打电话给我,但依我对他的了解,影响生产的事他是不会做的。事后我遇到他提及此事,他连连摇手,说:这是运输科的事,他们没安排好。

四十年前的往事 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先是立祥,立泽先后离开了,后来敏强也离开了,只剩下敏龙还在为“中州汽轮机厂”工作着,当初一起在中州厂工作的四小伙,后来分散到各处,陈立泽先是到西安,后来又随夫人到了德国;颜立祥先是在郑州大学读书,教书,后来也没再联系,今年我托朋友查询,也无果。我在九一年初离开中州厂后,开始时与郭敏龙还有书信联系,后来也因各种原因而失联了。在中州厂建厂三十年,四十年之际,我都因工作原因,身不由己没法到场与郭敏龙相聚。

     20111018日,那是中州厂建厂四十年的后二天,我下午下班刚到家,忽然接到陈相义的电话,说是郭敏龙己到海湾镇棕榈滩。我即刻带上我夫人房扣红,开着车赶去,只见他与苏亚琴,王高强等十余人,从上海市区开车来到奉贤海边,等着与我相聚,此时此刻,我是百感交及,俩个年青时的伙伴,分开二十年之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相眸一笑尽在不言中,年青时的友情其实没有断,都在彼此心中。如今有了微信,我们的交流就更方便了。这天我们留下欢乐的场面,你看,我们是笑得如此开心和满足。

     期待着年青时的四小伙:立泽,立祥,敏龙,敏强有朝相聚的那一天。

四十年前的往事 难忘友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人的一生中一路走来,是有数不清的朋友,贵人的相助,除父母家人外,还有许多友情伴随:同学情,同事情,师生情,师徒情等,我在这篇文中叙述的,仅是照片中的四个青年小伙之间的情谊,万望我众多朋友体谅,我离不开你们的友情和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