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回忆往事,挥手,释然

 
 
 

日志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2017-06-12 11:10:51|  分类: 灵宝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在纠结本篇名称,到底是“年青的建设者”,还是“年青的劳动者”。“劳动者”好像平凡了些,可转尔又想,我们不就是平凡的“劳动者”吗,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五一劳动节”呢,因此就定为“年青的劳动者”。

(一)

 1975年3月初,我们在当时的车间筹备组负责人胡林康的带领下,我,颜立祥,胡玉林(女),金美珍(女),四位青年职工,结束在上海汽轮机厂的培训,来到河南灵宝新厂(中州汽轮机厂)工作。

到达灵宝后的几天里,除了自己车间的董庆年、潘根发师傅外,还有不少在现场各部门的师傅们来到车间看望我们,有在政宣组工作的郭敏龙、在财务科工作的陈立泽、负责保卫工作的丛增日、以及比我们早进现场的职工,如行政科的蒋亚萍、何小明、王明喜,开发电机的卢斌等十多人前来看望我们,大家无非是向我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与老乡接触时的风俗习惯,厂里现状,生活上的一些琐事:厂食堂的开饭时间,如何洗澡等。

后来在我们设备安装期间,郭敏龙,丛增日,陈立泽等师傅们,还经常抽空到我们车间和我们一起抡铁锤砸水泥地安装机器设备,或做一些搬运之类的杂活,大家一起工作时的场面我至今还记忆忧新。

经过几天的休整,我们即在车间师傅的带领下来到车间熟习情况,建好的木模车间,地处整个厂区东片中段偏北位址,座北向南呈L状,车间高10—12米,生产建筑面积2160平方米,辅助面积360平方米,仓库面积720平方米,露天场地2500平方米。是当初工厂里基础建设完成的最好的车间,车间内、外的场地都已硬化(水泥地),钢窗玻璃均已按好,整个车间都可封闭,不像厂内其它车间大部分场地还是泥地,门、窗都没按装到位。其建筑结构和面积已比上海汽轮机厂木模车间高出一筹。   当时厂部对车间的要求:一是将动力线和照明线辅设到位,二是安装生产所需的各类机床设备近30台,尽快形成车间的生产能力,可为厂里多做一些工作。
为辅设动力线和照明线,厂里从工程组、安装队给车间临时调配了一位工程师和一位电工师傅,工程师叫谢家贤,电工师傅叫王智旺,其它辅助工作就有我们担当了。谢师傅则负责技术层面,王师傅主要负责安装操作,车间领导安排我和颜立祥配合王师傅工作。在两位师傅的带领下,我们从熟习图纸开始,到领用材料、制作非标零配件、跟着学习电工操作技术。
也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一些电工、钳工、板金、电焊等基础操作技能,在王师傅的带领下,一会儿制作安装电线线路用的非标零件,一会儿爬上车间房梁安装高、低压电线、灯具等,有时还要按照施工需要去领取各种物资,反正只要工作需要,不管什么事都要去做,不会的也要去学着做,一切以工作为重。
在这期间,谢师傅对图纸技术认真细致的态度,王师傅以电工技术为主、其它工作技能为辅的“三脚猫”全能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大家的努力工作下,不到三个月,整个车间的动力线和照明线系统全部按装完毕,当完工的那天夜晚来临,合上电闸,整个车间一片明亮时,在场的人员满是欢喜雀悦,为下一阶段车间的机器设备按装打下扎实的基础而感到高兴。

下图片左严敏强 右颜立祥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木模车间大部分都是非标设备,除两台直径800m/m的带锯、600m/m压刨、木车床、金属加工的车、銑、刨床是标准件外,其余如:两台直径400m/m的带锯、两台600m/m平刨、两台300m/m平刨、断料机架、两台外圆磨床、两台内圆磨床、及带锯条焊接机、磨齿机、刨刀磨刃机、12张长1.6米宽0.8高0.2米制作木模用的铝合金平台等都是自制非标设备。

上海汽轮机厂木模车间在制作和更新设备时,都会多带出几台给中州汽轮机厂木模车间,正因为有这种无私的援助,所以当时新车间所需的近30台设备都已经过火车托运到达现场。

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按照生产要求的布局,将各台设备安装到位,安装这些设备要求并不高,只要将机器固定在地面,找准平面,调节好性能,再接通电源即可。要将机器固定,首先要砸开10公分厚的水泥地面,挖个直径25公分深30公分的洞,然后浇灌水泥把地脚螺栓埋好,每台设备至少有4根地脚螺栓。

我们在车间负责人胡林康的带领下,5~6个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轮流拿着钢钎,抡着18磅的铁锤,开始挖洞埋地脚螺栓,固定机器设备。当初没有起重设备,在移动1~2吨重的机器时,都是拿着铁管垫在底下,再拿撬杠在后面使劲慢慢移动,用这些原始实用的方法来完成任务的,进度上虽然慢些,但靠着大家的干劲,经过几个月的安装,将生产用的设备大部分安装到位。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二)

    记得那是在1976年下半年间,当时中州汽轮机厂所在地的家属区东村和西村有5幢三层楼180套房间土建已完工,但所有的窗户和门户建筑公司都没有制作完工和安装,因此完工的家属楼整幢、整幢的露着空洞的窗口和门口,耸立在家属区而不能安排职工家属入住。同时7栋单身宿舍378间房间也都没有配备桌子和床板,所缺数量是巨大的。而当时因生产形势需
要,厂部已考虑将在上海及河南各地培训的1200名职工结束培训回归灵宝厂里。
    车间经过前几年的机器设备安后,已初步形成大规模木器生产加工能力。当时厂领导的要求是让车间发挥生产作用,完成上述所有木器生产任务,为大批职工进厂在住宿方面做好充分的生活保障。
    问题来了,当初现场也只有我们4到5名职工,如要完成如此量大的生产任务是严重缺少专业木工和辅助工人手。后经厂有关部门的协调,一方面将在洛阳矿山机械厂培训的木模工沈文斌提前召回,一方面同意车间向社会上招用10名临时木工,10名辅助工,以解燃眉之急。记得辅助工里有职工谭绪昌、李世龙、李向劳、孙龙宝、彭代勇、黄泉生等夫人,其余的我就记不得了。
  当初所在地区严重缺电,供电局只是在每天晚上8时后给工厂供电。车间投入生产后,每天晚上在一片漆黑簌静的厂区内,只要一来电,我们就启动机器设备进行生产加工,整个厂区就是我们车间所在一角,车间里灯火辉煌、马达轰响、人员川流的生产繁忙景象。
  为使生产顺利进行,确保设备及人员的安全,我们几位职工在车间负责人董庆年的带领下,着重在熟悉设备、图纸资料、工艺装备、培训民工、生产计划、安全教育等方面,进行了周到细致的安排,做到每个人的工作各自重点不一,但又相互配合。同时对机床操作如:断料机、带锯、刨床、压刨、钻、铣床等也进行了分工,确保生产有条不紊进行。
  临时木工都是灵宝当地人,平时靠走街串巷干百家活吃百家饭,他们性情朴实、吃苦耐劳、肯动脑筋。来厂后,充分发挥他们对门窗等家具加工技术上的特长,很快将工厂的机器生产特点和手工操作结合起来,10个人之间进行分工,做到工件生产流水线,大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从而加快了生产任务的完成。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临时木工有二人发生过轻微的受伤,他们都是休息没多久,就来上班了。尽管车间领导关照他们可养好伤,不必急于上班并工资照发。当初的人心地善良、性情朴实可见一斑。
  辅助工她们白天忙完繁杂的家务,晚上克服孩子尚小需要照顾等家庭困难,准时到达工作岗位,踏实勤恳的做好所在岗位的工作。用架子车(当地一种人力劳动车)一车一车地将各加工环节中产生的刨花、木屑及时清理运走,将上道工序完成的半成品及时运转到下一工序。由于工作面的摊开,各机床加工的木料尤其是压刨机所出的木屑量是非常之大,需要人工在一旁不停地装车运走,以确保机器连续运转。
  根据当时的分工:我和沈文斌先是做好备料工作。就是将6~4米长5公分厚的板材,根据需要进行断、锯、刨、压等,加工到工件所需要的尺寸和数量,然后进到下一道工序。
初始的板材每块的重量有几十公斤,当时是没有行车,全靠人力两个人一人一头把它抬到机器上断开,再在机器进行锯、刨、压加工。木材在加工中所产生的粉尘、木屑,一个班次下来将人从外到里粉刷了一遍,脸庞只见两只眼睛在转动。再是根据下道工序的进度,将加工的半成品拿到铣床进行加工。
由于要加工工件型状不同,我们每次都要设计、制作出与铣床相配套模具、夹具以保证工件加工的顺利进行。同时因供电时间的不稳定,所以只要有电我们随时上班,哪怕是星期日休息天。
  1977年4月的一个星期日,正好遇着白天车间有电,而铣床边积压了许多需要加工的半成品。我倆商量了一下,决定趁有电抓紧时间将积压的半成品加工完,不耽误下道工序制作。
就在沈文斌操作机器进行加工时,我在一旁拉着架子车转运物品,只听到耳边“啪”的一声响,我回头望向他,见他左手捂住右手,说“我的手被刀碰到了”,一会儿他脸色刷白冷汗淋漓。我急忙上前关了机器,通知相关人员急急忙忙陪他到医院救治。最终他是右手除大拇指外,其余四指都是受伤并部分缺失,造成了终身残疾,给他日后的生活带来相当的不便。
每当想起此事,我心中总是非常难过。后来他为解决夫妻两地分居调回洛阳工作、生活,至今我们已有几十年未见面了
  就这样经过将近大半年时间的生产,解决了厂里的一大难题,一幢幢家属楼家家装上了崭新的门窗,7幢单身宿舍每间都配上了6付床板和桌子,为大批职工进厂创造了良好的基本生活条件。
需要指出的是,当初可不象现在,是没有什么夜班费呀,夜点心之类的。我们住单身宿舍的,白天在食堂吃完饭后,多买一个馒头或小米稀饭,留着收工后当点心,而当地的临时木工则是从家中带些咸菜和馍(馒头)。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后序

当时不论是车间筹备组负责人的胡林康师傅;还是后来成了中州厂木模车间主任的董庆年师傅;以及我们在现场工作的年青职工,大家都是以工作为重,师傅们克服了长期出差在外,与家人子女的分离,而我们年青职工也是克服了远离家乡父母,兄弟姐妹亲人等各种困难,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胡林康师傅为了工作,为了安抚我们年青人,直至上汽厂领导要求全体支内职工不再到中州后,再与我们分开的。
董庆年主任为搞活车间的生产经营,将家中的缝纫机等,搬到车间放在生产中使用。后因工厂生产需要,厂里将木模车间与铸锻车间合并,他也义无返顾的服从,并将车间的各项工作毫无保留地进行了交接。
以下照片是1986年间,董庆年师傅在退休之际,特地到木模车间与部分职工的合影留念。照片内前左起谢春艳,潘根发,董庆年,严敏强,邱爱萍。后左起汪家和,王沪成,沙志富,袁建涛,钟宝金,高小平。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2017年5月,原车间职工鲍振扬得知董庆年师傅的夫人陈小红师傅,住在宁波老家,及时与我联系后,上门对陈小红师傅进行了看望,并照相留念,我衷心地为鲍振扬的行动表示敬佩。

这就是我们当年的——年青劳动者。

四十年前的往事:年轻的劳动者     ---严敏强 - 中州1978 -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由于时间较久,文中引用的一些数据,人名,年代或细节之处有可能误差,望见谅和包函。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