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回忆往事,挥手,释然

 
 
 

日志

 
 

一只饭盒子---阎连生  

2013-07-25 22:49:51|  分类: 灵宝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只饭盒子静静地躺在家里柜子的抽屉里已经27年多了,它随我从灵宝回来一直就那么呆在那里。但是几天前董怡娴在老中州博客上的留言让我知道shiyi的笔名为“蝶恋花”,进而让我知道笔名为“蝶恋花”的朋友竟然同这饭盒子还曾经有过不解之缘的一次交往。我把这只饭盒子翻出来看着它,心想天下竟然有这样巧的概率,让我相隔几十年两次与笔名为“蝶恋花”的朋友相遇却又不相见。
       大概是1979年的夏天,我们从上海来的人开始适应在中州厂的生活。但上海人许多人改不了吃米饭的习惯,而厂里那时的职工食堂的米饭是定量供应的,去晚了只能吃馒头喝小米粥了。好笑的是那些灵宝的技校生(还有 以后的电大生)一改他们前辈的生活习惯,对米饭的情有独钟更胜于上海人,为买米饭在职工食堂那个专窗经常和上海人有吵架事情发生。
        厂职工食堂是在1978年10月左右开始使用的。之前在单身宿舍南面第一楼的女职工宿舍前有一个临时食堂。78年前已经在中州厂工作的职工都是在那用餐。我78年8月刚来的时候也是在那用餐。临时食堂的东面是开水房。70届大部队11月来后, 临时食堂 已经不使用了,但开水房没有关门,我们用的开水还是在那泡的。
         为了解决吃米饭出现的矛盾,在开水房增加了一个蒸汽室,供单身楼的上海人蒸饭用。每天上班前,要蒸饭的人自己把 饭盒子送到开水房的蒸汽室,中午时候再取回。要说蒸饭的家什是五花八门,有小锅,杯子,但居多的还是饭盒子 。每个家什上都贴有自己的名字,尽管乱七八糟地放在一起,就象自行车放在车棚里,再多的车里你总能一下子就找到自己的车, 饭盒子也一样很少会搞错的。
       而偏偏搞错的给我碰上了。我以前说过的,吃米饭和吃馒头、吃黄糕,同大多数上海人相比我无所谓。当年在淮北农村插队,生活上好好的要比在中州厂艰苦了。我去蒸饭,纯粹是有个朋友送了我些大米放着也是放着,我从来不从上海带大米到灵宝来的。一天中午我去取饭盒,在那间蒸汽室里左寻右找就是没看见自己那个饭盒子 ,来取饭盒子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饭盒子看看也不是自己的,这时再想到食堂去吃饭,时间早已过了。我有些懊脑无精打采的回宿舍了。回去想想,饭盒子被偷走的可能极小,拿错的可能最大,谁会为了几口饭而折腰,兴许有人拿错了发觉后又送回来了呢?
       等我再次站在蒸汽室的蒸笼边一看,嘿!可不是吗,我那只饭盒子正静静的躺在那,它又回来了!端起来一看, 饭盒子上多了张纸条。上写:“对不起, 饭盒子拿错了,吃掉的现已全部补上,今后一定注意。徐桂兰”。
      啊, “徐桂兰”,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又让我有些感动的名字!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调错了饭盒子原本是件小事情,但徐桂兰来说,由于自己的疏忽给别人造成麻烦,却显出极的大的歉意。短短一行字,一个人诚实的高尚品德尽显其中,可想而知在生活和工作中的认真态度也是不一般的。但我在那以后始终没和徐桂兰打过照面,只是在朋友们的指点下远远看到她是个高个子戴黑边眼镜的,从走路的样子看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不知我当年的判断对否?
        今天,当我从董怡娴留言中得知 shi yi“ 笔名为“蝶恋花”,最终知道她就是徐桂兰,这才引出这段故事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热忱欢迎“蝶恋花”来我们老中州的博客谈天说地,把我们曾经的经历和回忆展现给大家。董怡娴说的好,这是一个祥和静谧的平台,是老同事、老朋友无拘无束的谈话留言交流的(地方),让“老中州博客”口口相传、人气旺盛。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