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回忆往事,挥手,释然

 
 
 

日志

 
 

“棋缘”续4(牌篇)  

2012-03-31 11:55:00|  分类: 灵宝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常说“烟酒不分家”,其实棋牌也是不分家的,有全国多少大街小巷或富丽堂皇或寒碜简陋的棋牌室为证,但现在那里只听得麻将洗牌嘻哩哗啦响,哪里还有棋子的嘀哒噼啪声哩,故我认为棋牌室改成砌牌室较确切,但如作为合理化建议估计是没人理会的,因和琴棋书画沾点边显得风雅些,人都是附庸风雅的,所以以下这些文字写的是牌题目却是棋。

78、79年在灵宝玩麻将是搞地下工作,窗口挂上床单密不透风,门要反锁再插上插销,桌上铺着厚厚的毯子,洗牌动作绝对轻柔,报牌声音绝对温柔,当时单宿的走廊是从301-318室长长的一条,有人走过的脚步声会很清晰地惊心动魄地传到四个地下工作者的耳朵里,他们凝神屏息听听是否赵部长的脚步声。单宿的桌子桌面是60X160厘米的长方形,坐在桌子两端的麻友每抓一次牌都要起立弯腰抓牌看牌打牌坐下一套程序,幸好那时我们都年轻,如是现在这把老骨头这样搞,早就趴下了。78年社会上没有买麻将牌,有个麻友从上海带来一副自己用灰色胶木制作的牌,万子叔子风象用手工刻刀刻就,一叔就是一条线,虽简陋倒是独一无二,可惜没有小鸡停在杠头上一说了。洞子用大小不同的钻头钻出,九洞象淘沙的筛子,八洞象补胎的锉刀,一场麻将下来手指都快磨破皮,尤其是一洞真是一个12毫米的洞,如自摸一洞一激动,手指也会插入这个洞里难以自拔,我就是在砌这副牌里学会麻将的,刚开始也闹了一些笑话付了一些学费,如东、西风听嵌南风,做相公是常有的事。这里要特别提一提因为经常出差到三门峡而得名的沈三门,三门兄极有经济头脑,他发现此中的巨大商机,79年从老家泰兴贩来好些副麻将从中狠很地发了一笔。他不仅斩了差价,还自以为是高手想从玩麻将中掏我们这些菜鸟的口袋,然而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麻将等牌类项目和棋类项目最大的区别是有许多偶然性,菜鸟只要手气好在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再者经过不断磨练牌技已日渐精湛,没多久三门已将斩的米统统吐出,还贴了不少肉里分,赔了夫人又折兵。79年后中汽厂学习144号文件的运动搞的如火如荼,赵部长也学了文件,觉得让这些年轻人坐下来学习总比到处瞎转悠惹是生非好,故地下工作变成地上活动,大多数同志都能掌握分寸娱乐为主,所以我认为144号文件为中汽厂的安定团结也作出了贡献。据说高明最近又回沪每周和唐医生等中汽厂麻友学习144号文件并贯彻其精神,社会安定团结可见一斑。

再说说大怪路子。说到纸牌,不得不说上海人聪明会玩,从争上游衍生出来的纸牌打法种类如大怪路子、杀关和现在风行的斗地主,都容易学且极具娱乐性和观赏性。大怪路子在中汽厂风行也是79年后的事,打法是三副牌三人一伙对另三人,通常没有刺激打的是名气,也没有麻将那些顾忌,而单宿的长桌子不适合玩麻将但极适合打大怪路子,故晚饭后单宿许多房间都灯火通明,6个人在鏖战,旁边挤满了观战人。大怪路子因三人一伙多副牌,比麻将偶然性小,较能体现水平,记得有一次一副牌4人已走掉剩孙余德和顾耀祖PK,耀祖的牌比余德稍大,但孙能记牌,剩几怪几王脑子煞清,最后捉人。

还说一下杀关。杀关是2人打一副牌速度快场地小,拿掉1A2怪3王发三摊一人16张牌,通常摆点小刺激,是中汽厂许多人茶余饭后的消遣。有意思的是虞和雄和唐根生哥俩,小虞对唐医生说你水平高我打不过你要让个K才能打,唐医生说行就让你个K,两人只要有机会就坐下来杀关,从此虞和雄再也没有自己买过香烟。我回沪后90年有一次单位组织旅游,有两同仁从不观景,除吃喝拉萨睡外就在杀关,小虞唐医生和该两仁兄比,只是小巫见大巫了。(胡忠群2012年3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