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忆之都(老中州的博客)

回忆往事,挥手,释然

 
 
 

日志

 
 

一场急病(张平基)  

2011-09-09 12:35:59|  分类: 灵宝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64月末,我在即将离别灵宝、调回上海前夕,得了一场急病。

       上班时还是好好的,但临近下班时觉得腹部有点疼痛,回到宿舍,晚饭没吃就躺下了。一夜昏沉,早上是被疼醒的,睁眼一看,室内无人,都去上班了。一个人好不容易挪到医务室,疼痛愈发剧烈难忍。看看不行,医务室通知了车间。汪柏松联系了厂里的吉普车,周扣驹陪我去灵宝县医院。

       一路颠簸,途中又逢修路,绕了几个弯,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拍片验血,都看不出什么名堂。进了病房,药水挂了两天两夜,还是剧疼得死去活来,其间打了几次杜冷丁也压不住,我觉得自己都快要挺不过去了,脑海里翻来覆去尽是那句“出师未捷身先死”,觉得有点悲,又觉得愤愤不平。

       或许是听见我的喊叫声有点异常,这时一个有点年纪的医生进来,仔细询问了我的情况后说,腹内压力太大,需要插导管减压。

       护士递给周扣驹一根橡皮管,让他先去“消消毒”。我的天!医院里的器具竟要患者家属自己消毒,真是前所未闻。无奈之下,周扣驹只能向病房里的老乡借了一口黑乎乎的钢精锅,盛上自来水,用煤油炉煮开了事。

       事后姜则明兄说,上次他在这里开盲肠炎,进了手术室后,竟然看见有个护士拿着苍蝇拍在打苍蝇,惊得他差点从手术台上跳下来!

       橡皮管插入胃中后,当夜流出大半瓶绿色的胆汁,第二天疼痛顿时减轻许多,还能张口吃点东西了。

       回过神来后,才发现病房的地坪还是疙疙瘩瘩的泥土地,远道而来陪病的老乡就在泥地上铺被而卧,锅碗瓢盆等吃饭家什散乱罗列。夜间常见小老鼠探头探脑,拾点夜宵吃吃。

      几天后,我出院了。周扣驹告诉我,我患的是急性胰腺炎。

      一家设施简陋的医院,却有医术精湛的医生,使不少人得以起死回生,我算其中一个。则铭兄自从在灵宝医院开过盲肠炎后,至今仍老当益壮,好似武二哥转世,老虎也打得死。

  遥望中州大地,我对那里的医生充满敬意。

     相比20多年前,现在灵宝县医院各方面条件设施应该好多了吧。

 

PS:

住院期间,周扣驹不离左右,忙进忙出。小丁、则铭轮流陪夜。海洪、孔繁荣,李文荣夫妇,我车间的汪柏松,胡志坚,赵国富,国涛,沈荣鑫,竺永康等先后来探病并予以照顾,兄弟之情,永生难忘,再次借博客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